随时掌握更多房源、讯息,敬请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事关健康!加拿大医疗系统即将迎来五大变化

事关健康!加拿大医疗系统即将迎来五大变化

发布时间:2023-02-13 来源:颐居环球LlifeGlobal 浏览次数:278次
本周在渥太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13 位省长将自 COVID-19 以来首次进行同桌会议,商谈新的长期医疗保健资金协议。虽然目前仍有一些重大分歧需要商谈,但双方都对达成协议持乐观态度,商谈内容包括渥太华政府愿意投入的资金,以及各省所承担的责任。疫情两年多来,省长们一直在要求达成一项新协议。特鲁多政府也一直在观望,直到 COVID-19 疫情基本结束。

PART
01
拨款金额

今年,加拿大预计将向各省和地区拨款近 880 亿,用于卫生、教育、社会支持和平等化。“医疗转介拨款”(Canada Health Transfer,简称CHT) 为 452 亿加元,占其中的 51%。

在 2022-23 年的预算中,各省预计将在医疗保健上花费 2037 亿。渥太华的拨款占其中的22%。各省希望将这一比例提高到 35%,这意味着仅今年一年就将增加 260 亿。

多伦多大学卫生政策、管理和评估研究所名誉教授马基尔顿(Gregory Marchildon)说:“ 对CHT拨款的增加是一直存在的,但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增加。”

特鲁多计划在周二提出,但不会立即增加 260 亿加元,渥太华政府对此保持沉默。

随着经济增长,自 2017-18 年以来,CHT 年增长率平均为 5%。在过去 10 年中,CHT 增长了 67%,从 2012-13 年的约 270 亿增至 450 亿。2016 年一项新的 CHT 协议的尝试失败,导致渥太华与各省和地区之间达成协议,从 2017-18 年开始,在 10 年内共享拨款 115 亿加元,以改善心理健康和家庭护理。

PART
02
争取问责制

在加拿大各省提供著自己的医疗保健。在大多数情况下,联邦政府会提供资金,而各省则决定如何使用。

1984 年通过的《加拿大卫生法》为加拿大卫生拨款的接受者制定了指导原则,不遵守这些原则可能导致渥太华政府收回拨款。

特鲁多明确表示,联邦医疗转移的任何增加,都必须由省级问责制来表明结果。联邦政府对各省在COVID-19 期间进行的医疗保健转移缺乏问责制感到沮丧。特鲁多坚持,新的资助协议不该是这种情况,并且正在考虑将 CHT 的年度增长与针对特定问题领域相结合,例如医护人员的保留和培训,获得家庭医生的机会、手术积压以及数据收集和共享。

PART
03
建立共享数据

缺乏数据是加拿大联邦制系统长期存在的问题,13 个独立的医疗保健系统彼此并肩工作,但不一定协同工作。

联邦卫生部长杜克洛(Jean-Yves Duclos) 于 11 月首次公开提议与各省就卫生资金展开谈判,如果各省同意建立“世界级卫生数据系统”,联邦政府将加大加拿大卫生拨款。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人口与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麦格莱尔(Kim McGrail)说:“这是了解我们在做什么、谁在接受服务、我们是否在做出改进的基础。数据影响了我们思考卫生问题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个体患者的健康状况。”

在大流行期间,从追踪 COVID-19 病例数到报告疫苗的不良反应,加拿大数据的差距以多种不同方式阻碍了国家卫生应对措施。跟踪手术积压和其他有关卫生系统运作情况的信息也是如此。

因为该技术不兼容,从一个省移居到另一个省的加拿大人无法了解他们的就诊记录。这样的问题甚至存在于省内,不兼容的技术甚至导致医院和诊所之间无法互通病患的记录。而解决这个问题代价高昂。上周,新斯科舍省政府签署了一份 3.65 亿的合同,为该省带来新的电子医疗记录,该记录或许可能与其他省级系统兼容。

安省和魁省表示愿意与渥太华政府就数据进行合作,其他省份目前对此不太坚定。

PART
04
有尊严地老去

省级领导人已经同意渥太华对改革加拿大长期护理院的必要看法,具体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仍有待商榷。

杜克洛表示,帮助加拿大人“有尊严地老去”是渥太华新医疗保健协议的优先事项之一,长期护理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家庭护理也是如此,2017 年的协议已经开始推动这方面的改进。

疫情爆发导致数千人死亡和老年人们过著悲惨的生活,这种大流行病更为突出了全国各地疗养院的惨淡状况。军队和红十字会介入以提供帮助。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加拿大在世界富裕国家长期护理中有新冠致死的最差记录。

随着需要专业护理的人数每年都在增加,而愿意提供这种护理的护工人数量却在减少,几个省份已经宣布计划增加居民每天接受护理的小时数,并为越来越多的寿命更长、认知和身体障碍更严重的老年人建造新的空间。

一些省份已经宣布计划增加居民每天接受护理的小时数,并为越来越多的长寿老人建造新的空间,这些老人的认知和身体损伤更加严重。

联邦政府在大流行期间设立了10亿的“安全长期护理基金”,以帮助支付即时的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阻止病毒的传播。政府还拨出30亿帮助各省使养老院符合国家标准长期护理的设计和运作,目前用于交付这笔款项的具体协议尚未与各省签署。

各省达到这些标准,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特别是在涉及到劳动力的问题上。在未来 10 到 15 年内,加拿大将需要超过 10万名新的个人支持人员,以便为居民提供足够的护理。

PART
05
必要的工作人员

加拿大护士协会(Canadian Nurses Association)主席西拉斯(Linda Silas)表示,如果联邦或省级政府找不到办法说服医护人员留在加拿大各地的医院、诊所和长期护理中心,那么他们的任何崇高目标都将无法实现。

医护人员短缺一直是加拿大公共卫生危机背后一些最严重问题的共同主题。由于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来治疗紧急伤害和疾病,数十家急诊室被迫暂时关闭或减少工作时间。加拿大医学协会估计,将近 500 万加拿大人没有家庭医生。数十万加拿大人正在等待名单上等待手术和诊断。

卫生工会和专业协会希望制定一项全国性的策略,让医生、护士和个人支持人员继续工作,并培训新员工以加强他们的队伍。安省的护士也对限制每年加薪百分之一的法律表示不满。

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由于应届毕业护士的供应量仍在增长。

然而,许多人选择不担任全职职位,现有工作人员越来越多地考虑提前退休。自大流行以来,这项工作的要求越来越高,加上从事这项工作的人越来越少,甚至造成了联邦卫生部长所说的危机。

分享到:

热门推荐